挂牌玄机彩图

您的位置: 香港挂牌 > 挂牌玄机彩图 >

【一线】暴风金融“钱”景之忧:出借人围堵总

发布时间:2019-08-11

  暴风集团陷入危机之中,旗下曾备受信赖的暴风金融,也开始让该平台的出借人、投资者们忧虑重重。

  “欠钱不还,人去楼空,无良暴风”。8月6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在首享科技大厦13层看到,数十位从全国各地奔至北京的出借人、投资者们坐在地上,手举着上述写有“控诉”文字的纸张。

  暴风金融账户提现失败、投资产品未如期兑付这些出借人虽互不认识,却因同样的遭遇,在首享科技大厦聚集。记者听到他们用微信名、网名或特征来相称,像“钢琴王子”、“又被雷”、“怪兽”、“耀仔”

  而与这番“热闹”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暴风集团总部大门紧闭,隔着玻璃窗望去,员工工位上办公的东西都在,可不见一名员工踪影。

  图3:在暴风集团总部的玻璃大门上贴着告示,所附暴风金融的客服电话,记者多次拨打未能接通 (丁志涛 摄)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这些出借人们近的就在北京,远的则来自新疆、广东等地,甚至有一位名叫“毛毛”的出借人,原本在海外度假,期间看到暴风的新闻,担心自己投资的130多万没了影儿,直接结束旅行飞回国,忙不迭地来北京“讨债”。

  石景山区委宣传部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该区为此已经成立了金融风险处置专班,在了解到暴风集团旗下“暴风金融”互联网资产管理产品延迟兑付后,也约谈了“暴风金融”运营企业北京暴风成信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史化宇,要求该公司迅速制定风险化解方案,成立工作组,由公司高管人员作为负责人做好风险稳控和投资人接待答复工作。

  8月7日下午,在石景山区金融办人员的监督下,史化宇与9位出借人代表在较为私密的拾年茶馆进行了面对面沟通,值得一提的是,应众多投资人的要求,这次沟通全程实时直播,供对谈之外的投资者们观看。

  投资者不希望记者破坏这次“来之不易”的对谈,于是在沟通开始后,经济观察网记者悄悄来到茶馆,在包间外边看实时直播,边观察着现场的情况。

  长达4个多小时的对谈出现了多次“中场”休息。期间投资者代表们不时走到茶馆外商讨,史化宇也曾与随行的员工和律师在包间外低声讨论。

  一番“博弈”之后,史化宇虽承认暴风金融违约影响了用户提现,却仍强调,经过核查公司资产,有能力兑付偿还本金,他给出的方案是:保障大家每月提现3次,每次1%,但兑付完成的期限却是“最晚2年半”。

  “(史化宇)绕来绕去,就没拿出诚意,拿着我们的血汗钱,明显在耍赖。”黄娟看完直播后很失望。她是来自广东惠州的一名出借人,目前与丈夫两人合计被暴风金融“冻”住的钱超过了230万元。她在6日赶到暴风集团总部后,面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讲述遭遇时,掩面痛哭。

  图4:黄娟于8月6日下午从惠州赶到北京,又迅速来到暴风集团总部,讲述起自己的遭遇时忍不住掩面痛哭(骆贝贝 摄)

  黄娟原本寄希望于,史化宇在面对投资者后,可以给出一个明确且值得期待或接受的方案,然而最终也没拿出一个兑付本金的有效方案,这让黄娟在内的投资者们更加不满。

  “一定别和投资人说这个地址,如果都去就麻烦了。”史化宇回复石景山区金融办工作人员的信息中,除了明确公开对话的时间、地点外,还附了上述话语。

  “我们是守法的公民,又不是暴徒,(暴风金融)拿着我们的血汗钱,我们只是想和它们有一次公正公开对话的机会。”黄娟对金融办工作人员如是说道。

  实际上,在6日这天,史化宇与几名投资者简单沟通过一次,当晚,暴风金融订阅号还发出公告称,与股东及部分债务人会面,商讨解决方案;向首批用户通报公司近况并获取用户核心诉求。公告的最后还写到,“暴风金融团队正在积极开展工作,望广大用户不信谣、不传谣,理性表达诉求。始终对我们保持信心,我们会努力前行,不辜负广大用户的信任与期待。”

  “太有欺骗性了!”从上海赶来、年过六旬的张女士,7日上午拉住经济观察网记者如是说道。作为暴风金融的用户,他们对公告难以认同。“(暴风金融)哪里讨论出解决方案了,就是想稳住那些还没来北京的(投资者们)。”

  从深圳赶来的出借者刘红,8月6日晚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包括她在内,所有来“讨债”的投资者们质疑暴风金融的公告,决定于翌日奔向北京市石景山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寻求与史化宇进行公开对线日,投资者们早早来到石景山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等待与金融办工作人员沟通(钱玉娟 摄)

  8月7日9点,当经济观察网记者来到石景山区金融办,看到已经有一批投资者聚集在协调室外,张女士、刘红等都在其列。而“毛毛”则手拿两张写满了问题的A4纸,不时与“同伴”们交流着,见记者在旁,便马上焦躁地走开。

  图6:8月7日上午,不少投资者聚集在石景山区金融办,记者看到他们各自在暴风金融平台上的投资钱款金额 (钱玉娟 摄)

  不少投资者守在办事大厅门口,希望可以第一时间得知沟通结果。两轮沟通后,史化宇终于同意了当天下午的“三方”对谈,并接受了全程直播的要求。

  “每个月(提现比例)3%,这样估计十年都取不完。”听到直播中史化宇提出的方案,来自北京的苏先生说到。

  图7:深圳的刘红和北漂李女士让记者拍下她们暴风金融账户里取不出来的血汗钱(钱玉娟 摄)

  刘红的嫂子日前查出了癌症,急需用钱,除了她投入的50多万元被锁死,她在浙江打工的弟弟刘勇投的一百多万,也提不出来了。“现在老爸天天催我拿钱回去,我都躲着。”

  在首享科技大厦守着的十几位投资者,傍晚后便被物业从13层赶了下来,他们沿着大厦外面的玻璃墙或站或坐着,继续关注着直播进展。“感觉就是在不停扯皮,这次见面会估计成效也不大。”有投资者如此表示。

  据了解,投资者们进京“讨债”数日,不少因本金提不出而陷入生活困顿,“我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来自温州的吴先生当初瞒着家人,在暴风金融投资了109万元,本打算在定期产品到期后取出,可在7月28日时发现取款通道关闭了。“割韭菜也不是这么割的,割韭菜好歹也要留一点,这个把根都给你拔掉了。”吴先生苦笑着说,不远处的另外一位投资人接话,“用南方话就是格格清,直接就绝根了”。

  内忧外患,对于史化宇和暴风金融而言,是既成事实。此时,史化宇能作出的保证只有:暴风金融当前通过资金核算,目前的现金流能支持的方案就是大家每次1%,一月3次。

  在黄娟发给记者的一份表格中,记录着自8月5日起,来到暴风集团总部的投资者们,自愿如实填写的各自投资暴风金融平台产品的情况和钱款规模。记者看到,仅这一份表格中就有296名投资者,涉及金额总计为10554.7452万元。而在对谈中,史化宇透露,暴风金融投资者的总人数约5000人,涉及金额总计约为数亿元。

  7月28日意识到自己北漂10年的全部积蓄无法提出,李娟曾在7月29日、8月1日两次来到暴风集团总部询问,都是客服经理刘芳、产品经理和技术经理接待了她。7月29日时工作人员告诉她,史化宇需要得到冯鑫的授权才能提现。而李娟因1%提现比例再次找去时,工作人员则回应,冯鑫仍未授权,这一比例也只是史化宇本人及公司团队3天凑了50万元给投资人们发的。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李娟曾询问工作人员暴风金融的银行托管方,被告知是平安天津北辰支行后,李娟当面拨通该行电话,银行经理则回应称,“我们现在和暴风金融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之前在我们这边存款监管过,但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暴风金融所发生的一切与我们没有关系。”实际上,上述银行经理也登陆暴风金融app看到了还挂着的平安银行托管标识,深感怀疑地说到,“那不是欺骗吗?”

  李娟给记者看了一张照片,她说,7月22日,冯鑫被警察带走,此后至7月28日,暴风集团的内部员工可能已经全部完成了暴风金融的兑付,李娟在她的朋友圈写到“无尽黑暗”四个字,她说,“我也为公司付出过,这不就等于把给我发的工资全拿去了,还把我所有的积蓄都拿走了。”对谈后,她感觉更无望,并在8月8日的凌晨于朋友圈写道“很想回到2014年8月接到暴风offer的那一天我到底要怎么计算,这终究是一场怎样的缘分”此后她甚至消极地表示“用自己的方式永远画上句号”。此后记者尝试与李娟取得联系,未果,后经其他投资人告知暴风金融客服与之取得了联系。

  图12:自8月6日起,坐落在首享科技大厦13层的暴风集团总部大门紧密,无人办公(丁志涛 摄)

  实际上,在记者深入茶馆调查采访的过程中,曾记录下暴风金融一内部员工与一女投资者在包间外的谈话,“目前暴风金融的服务器是裸着的状态,经侦也已经展开调查,自己财务的账,他们都能看到。”此外,上述内部员工还安慰这位投资者,“我预感(兑付)北京的没问题。”

  暴风的人在哪?曾有前同事向李娟透露,目前暴风集团已搬至望京办公,六合开奖日挂牌,但具体地址仍未可知。与暴风集团和员工的躲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暴风金融的投资者们仍不断从全国各地奔来,他们的想法简单直接,让暴风金融尽快兑付血汗钱。